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发制人 >

后发制人 完结-九五小说网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后发制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虽然只有不到七岁毕竟是个姑娘家,张语恬天生爱美,比如今天梳什么头发,穿什么裙子比较漂亮之类都特别有主见。这种事情爸爸和哥哥再怎么细心也无法照顾到,她倒是无师自通,以至于张唯谨每天都要接受女儿的品头论足,说爸爸你今天好帅,或者爸爸你今天哪里不太帅,迷魂汤一碗一碗灌得张唯谨晕头转向,下班回家看见女儿就合不拢嘴,连张妈妈也说这闺女一张嘴真是跟抹了蜂蜜似的。

  随着张语恬一天天长大,邢亮尴尬地发现自己同她之间竟然出现了一些难以逾越的隔阂。那天是个周末,全家人照例带她出门去玩,张妈妈拿了新裙子正要给孙女换上,邢亮恰好路过她的小房间,张语恬马上哇哇大叫说奶奶外面有男生,立刻将屋子的门关上。

  一开始邢亮有些莫名其妙,后来才发现小鬼指的“有男生”竟然是在说他,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郁闷。其实他很清楚恬恬这样的举动一点没错,小女孩就应该有保护自己的意识,说明学校老师的教育是成功的,可是自己一手把她带大,和外人怎么能一样。

  不管怎么说,以前的小女孩逐渐变成大姑娘了,总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黏着自己,毕竟他们不是血亲,过分亲密的话对张语恬的成长似乎也不太好。这样一想邢亮觉得自己不应该难过,也就没有郁闷多久。

  自那之后,为了尊重渐渐长大的张语恬,邢亮也学会了有意识地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再动不动就将她抱进怀里,晚上诓她睡觉只是坐在床头,看到她在睡梦中身上痒痒也不敢将手伸进衣服里给她挠了,只能隔着睡衣轻轻拍打安慰,每当这种时候邢亮就会特别心疼没有妈妈的张语恬。

  尽管平常对张语恬十分宠爱,这些年来邢亮连句重话都没对她说过,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总有让人烦恼置气的时候,特别是长到这个年纪,不管男孩女孩都淘气得令人头疼。

  那天邢亮工作到很晚回家,匆匆吃完晚饭之后恬恬就缠着他要玩植物大战僵尸——这种事情找张唯谨是没用的,没准还会挨父亲一顿刮,张语恬早就明白趋利避害的道理了。邢亮带着她玩了半小时,担心她眼睛受不了便将ipad收起来。

  小姑娘噘了一会儿嘴,见邢亮没理她,便在一旁闹起别扭来,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玩芭比娃娃换衣服的游戏。

  张妈妈见时间不早了,热了保肝的中药要她喝,小家伙却唧唧歪歪地怎么也不肯起来。张妈妈只好走过去,有些吃力地半蹲下`身想要喂她,谁知被那正在郁闷的小鬼伸手一推,一时没站稳摔倒在地上,药也撒了一地。

  邢亮看见吓了一跳,立刻冲过去将张妈妈扶起来坐在沙发上仔细查看了一下。幸好药水不算烫,老人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事,这才稍微放心,可是心里对老人的担忧让还是他忍不住训斥了一边的张语恬一句:“你太不象话了,还不赶快给奶奶道歉!”

  从来没有见过邢亮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张语恬呆住了。害奶奶摔倒她已经内疚得不行,可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贯宠爱她的邢亮狠狠凶了一顿,生性倔犟的小姑娘有些下不来台,反而拉不下脸来立刻对奶奶说对不起,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张唯谨听到响动从房间里出来,正巧听见张语恬哭着对邢亮说:“亮亮哥哥最讨厌了!你又不是我家人,小婶婶说你是我爸爸从外面捡回来的!”

  张唯谨显然也听到了,看见邢亮的表情连心都揪了起来——张家人多嘴杂,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给张语恬灌输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教得这孩子都无法无天了。生平从未如此生气,盛怒中男人几步冲过去,想也没想伸手就要给女儿一个巴掌。

  邢亮一见男人抬手就知道不好,来不及阻止他只得冲过去一把抱住张语恬,却生生替她挨了这狠狠的一耳光,打得他头都偏在了一边,耳朵里嗡嗡作响。

  张唯谨的怒火早已消失到十万八千里,见他白净的脸上迅速浮起红肿,男人连手脚都没地方放,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钻进卫生间里去拧毛巾拿药膏。

  邢亮轻轻吐了口气,松手放开张语恬想站起来,没想到那孩子却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不放,随即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对不起,亮亮哥哥对不起……奶奶对不起……”自觉没脸见人的小女孩躲在邢亮的怀里抽抽噎噎地道歉。她知道都是因为自己任性胡闹才会变成这样,邢亮甚至替她挨了打。小姑娘虽然性子倔犟却心肠极软,看见邢亮脸上的巴掌印心里内疚得不行,“是恬恬不好,亮亮哥哥你不要不理恬恬……”

  感觉自己闯下了大祸,小女孩这才真正觉得害怕。她从小跟邢亮最亲,不管嘴上怎么口不择言地胡说,实际上她就像离不开父亲一样离不开将她一点点带大的邢亮——那是已经超越了血缘的亲情关系。

  邢亮搂着怀中的宝宝,低头瞥见那双带着疤痕的小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服,哭得直打嗝。他没来由地心里一酸,将她抱起来轻轻地替她拍打后背顺气,嘴里温柔地安慰:“恬恬乖,没事了,哥哥不会不理你的……以后你要乖乖的啊,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张妈妈听到他的话,转头偷偷擦了擦眼角。等张唯谨从卫生间里出来,她接过儿子手上的东西,“邢亮,你过来,阿姨给你敷一敷。”

  小姑娘不愿意放开他,邢亮只得抱着仍旧抽抽噎噎的张语恬坐上沙发,冰凉的毛巾贴在脸上,立刻减轻了滞胀和肿痛的感觉。

  “小丫头说的都是孩子话,你别往心里去。”张妈妈一边给他敷脸一边淡淡地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用理会别人说什么。”

  邢亮抱紧了怀中哭得累了就要沉沉睡去的女孩,轻轻点了点头。望着张妈妈慈爱关切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无需对她解释更多。

本文链接:http://meimeisyo.com/houfazhiren/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