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备兵役 >

普鲁士陆军的兵役制度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后备兵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1807年耶拿惨败后,普鲁士从根本上改变了其陈旧的长期服役的职业军队的体制,只保留军官和军士作为终生职业。取而代之的是,军队每年征招4万人,步兵服役3年,骑兵 和炮兵的服役期要更长一些。每年军队都要同时征招新的士兵,与此同时那些已经完成其服役期的人员立即退役。

  应征士兵退役之后,将进入预备役部队2年。他们每年夏天要被召集在一起参加军事演习,使其分队保持战斗力,与1808年至1813年间受训的预备役人员所具有的特征一样,他们也同样具有熟悉其指挥官和战友们的优势。普鲁士还通过给每个团一个特定的地理区域的办法来进行征兵,以便于这些士兵拥有共同的凝聚力以保障其士气和作战动力,进一步

  普鲁士也有一种民兵组织,称作“后备军”(玩拿战的各位都懂的),需要那些已经服满2年预备役的预备役人员再在后备军中呆7年。后备军和现役部队以及预备役部队便构成了普鲁士的陆军。职业军官和军士为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提供干部并领导后备军。

  普鲁士还有另外一种编制组织,吸收从后备军中退役的人员再服役8年。他们并不指望这些年龄较大的人员去上战场,而是希望他们防守要塞、协助抵御入侵并为长期战争提供一个可用于补充部队的、受过训练的、可集中待命的人力资源。

  这一预备役体制为现役军队增加了40%的士兵,由于这些预备人员回到了他们曾经服过现役的部队,所以并不会太大削弱部队的质量。因此,这支陆军保留了一支长期服役的力量,因为职业军人担当了所有的领导职务。从另一方面来讲,这支陆军也颇具民兵或平民部队的特征,是由正规干部领导的、由受过全面的训练人员组成的部队。

  但到19世纪中叶,当普鲁士动员军队以面对国内和国外的危机时,其后备军却表现得极其令人失望。由于缺少和平时期的继续存在,后备军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军官们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士兵们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于是普鲁士得出结论,只有在和平时期继续存在、并以职业军官为骨干的部队才能在战时有效地投入作战。1861年他们对军队进行了改革,根据人口的增长率将每年的征招新兵的数量增加到6.3万人,更为重要的是,将预备役服役期延长到5年。他们只赋予了在后备军中服役的人员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普鲁士军队的新模式几乎全部是以骨干为基础的部队。

  在1806年10月到1807年7月的第一次普法战争中,普鲁士遭到惨败,普鲁士实际成了法国的附庸国。对法战争的惨败呵丧权辱国的现实,使先前一直以军事强国自居的普鲁士受到强烈震撼,普王遂决意实行军事改革,亲自.制定了“军事改革纲领”,并于1807年7月25日批准成立了军事改革委员会。军事改革最终确定的方针是通过实行普遍的义务兵役制,把“军队改建为一支带有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众武装”。当改革者们的建议提出之后,仍然遭到了封建保守势力的反对,使他们提出的“国家的每个臣民不论出身何其他情况如何,都要服兵役”的改革方案未获威廉三世的批准。

  2.建立一种由短期服役的士兵构成的速成兵制度。它的宗旨是:让每个步兵连在以后每3年中每年允许2-3名仍具有服役能力的士兵退伍回原征兵区,空缺由新兵补充。3年之后,每年允许10名士兵退伍,由新兵补充。以现役部队为训练基地,通过大为缩短的现役期,使得大批适龄青年能接受军事训练

  3. 效仿英国方式,将以往免服兵役的、有财产的市民阶层中的适龄者组织起来,自筹资金,自行装备和补给,建立与常备军并立的国M军。

  这些措施,由于没有涉及到封建等级制度的敏感性,很容易就获得了批准,并于1807年秋以“地方部队法暂行草案”形式颁布实行,由此产生了独具德国特色的速成兵制度,进而世界上从此产生一种新型的国防后备力量-预备役部队。

  不过,由于普遍义务兵役制度尚未实行,使得速成兵制度缺乏雄厚的兵员基础,所以在“地方部队法暂行草案”实行的最初几年里,工作并不顺利。不过不久就出现了对实行普遍兵役制度有力的政治和军事条件。

  政治条件是就在“地方部队法暂行草案”颁布的前后,政F首席大臣施泰因宣布实行“地产自由”和“城市自治”两项重要改革,使广大农民和城市资产阶级以及广大市民阶层在政治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JF。

  而军事的有利条件则是《巴黎条约》的签订,加剧了普鲁士的危机。1808年9月8日,

  拿破仑迫使普鲁士签订了《巴黎条约》。条约规定,普鲁士军队总兵力在以后10年内不得超过4.2万人。科西嘉人的霸道做法,恰恰帮了军事改革派的忙,迫使威廉三世同意了沙恩霍斯特等人的建议,决定对1年前颁布的“地方部队法暂行草案”做出进一步调整,新修改的草案于1809年由内阁发布实行。

  新法案规定:为逐渐训练大量新兵以满足普军战时扩编满员的需要,国王命令步兵团和炮兵按其对新兵需要的数量让每个连中的3-5名士兵或更多的士兵休假,并征召同等数量的征兵区适龄青年入伍,进行为时一个月的训练后,让其回乡,再征召同等数量的青年,按这种方式月月轮换,直到其所培养的征兵区青年足够其急需时进行补充为止。显然,如此短的兵役期,如此之快的人员更替,必须有更多的人能够服兵役为前提。为此,法案特别作出了“20-35岁的适龄公民必须服役,以抽签方式确定人选,不得以任何方式豁免或替代”的规定。这样,为速成兵制度及其预备役部队的建立扫清了障碍。

  1806-1813年,3.6万普鲁士人得到了军事训练。不过,加上现役的,普鲁士武装力量在1813年也只有8万多人,仅靠这8万多人想使普鲁士从拿破仑铁蹄翻过身来是根本不可能的。实际上,普鲁士以速成兵为基础,还建立了3支后备力量。分别是职业军官和军士以及退役士兵组成的预备役部队、职业军官和军士领导的,服满2年预备役的预备役人员组成的后备军、后备军组成的民军。

  1844年,普鲁士借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干预颁布了两项有关武装力量动员的法律,即《后备军组织法》和《民军组织法》。这两部法律,在规定普遍征召的基础上,将预备役人员分为常备军中的预备兵、后备军和国M军三部分。第一部分又按动员顺序分为四级预备役,其中一类后备军不是按照传统的以居住地为单位编组的,而是按照现役部队作战编制编组的,并由现役部队和后备役官兵混合而成,从而产生了更有战斗力的后备力量-预备役部队。

  普鲁士还建立了由四个层次组成的动员型武装力量,即常备军、准常备军、后备军与国M军。四种武装力量混编成野战陆军、后备陆军和守备陆军。

  野战陆军步兵师现役人员在编率40%,其余由预备役人员和后备役人员组成,一般来说,1个步兵师编1个现役步兵旅和1个基干后备步兵旅。野战陆军是陆军的主要作战力量。后备陆军以野战陆军少量现役人员为骨干,配以大量预备役人员组成,担负战略支援任务。守备陆军主要由后备军和国M军组成,主要担负要塞和营地以及其他目标的保卫任务。四个层次组成的动员型武装力量,使得几乎普鲁士所有适龄男子(20-45岁)都在服兵役并接受长期军事训练。在保证兵员质量前提下,最大限度挖掘了兵员动员潜力,同时又可区分情况灵活进行动员使用。

  1850年,普鲁士为了应付与奥地利和巴伐利亚之间出现的紧张局势,进行了自拿破仑战争后的首次全面动员。由于缺乏经验,动员工作十分混乱,共进行了8周,暴露了后备军训练水平低下的弊端,其后备军也表现得及其令人失望。于是普鲁士人得出结论:只有在和平时期继续存在并已职业军官为骨干的部队才能在战时有效地投入作战。

  为此,1858年以后,在普鲁士战争部(1814年由原战争部和军事经济动员部合并而成)部长罗恩的倡导和主持下,普鲁士又一次围绕着兵役动员制度进行了一次较大改革。罗恩向国王威廉一世谈到,此次改革目的是“为了使普鲁士有一支时刻做好战斗准备的利剑”。为了扩大常备军,他们根据人口的增长率将每年征召新兵的数量增加到6.3万人。同时,将预备役服役期限延长到5年,从而使得现役部队与预备役部队在数量上持平,而质量上则远远超过过去现役部队和后备军两者总和。

  普鲁士的军队改革后实力大增,而带领其走向战场的就是新上任的普军总参谋长毛奇中将。

  毛奇的军事战略紧密配合着1862年上台的宰相俾斯麦的政治战略——通过王朝战争统一德国。1864年初,争夺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两公国的普丹战争爆发,毛奇作为总参谋长在统帅部指挥部队。按照他的作战计划,普鲁士军同奥地利军采取钳形攻势,很快击败丹麦。1866年初,普奥战争迫近。普鲁士国王指令,这次战争的军事命令直接由毛奇发给战地各军,而无需再通过军政部。毛奇把所有铁路动员起来,迅速运兵到边境。5月末,普军28万人已沿60英里长的弧形战线日,毛奇迫使奥地利军队在捷克的萨多瓦村附近决战。虽然普军凭借武器火力优势占据优势却依旧被老练的奥军逼得后退,但当毛奇在望远镜里看到普鲁士的几路大军最终按计划赶到会战点时,他对普王只说了一句:“陛下今天不仅赢得了这个战役(克尼格雷茨战役),而且赢得了整个战争。”普奥7周战争最后的结局是奥地利退出德意志联邦,普鲁士统一了整个德国北部和中部。

  当和约刚刚签订的时候,毛奇早已拟订出反对法国拿破仑三世干涉的战争计划,毛奇只需配合宰相俾斯麦演一出外交好戏。1870年,德法战争危机终于出现。这一次毛奇被任命为“国王陛下统帅部的全军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全权指挥。毛奇把普军38万4千人分为3个方面军,采用“铁路进军”、协同配合、分割包围的战术,击败混乱一团的法军。8月31日色当会战开始时,毛奇对普王说:“近卫师进攻了,我祝贺陛下取得本世纪最伟大的胜利。”9月2日,拿破仑三世率10万法军投降,法国败局已定。毛奇继续驱兵直逼巴黎。1871年1月18日,普王在凡尔赛镜厅加冕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德意志最终统一起来。

  德意志帝国的臣民把统一战争的胜利都归功于俾斯麦,毛奇和军政大臣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归功于普鲁士的军国主义。皇帝在多年以后的庆功宴会上说:“您,罗恩将军,磨亮了宝剑;您,毛奇将军,正确使用了宝剑;您,俾斯麦伯爵,多年来如此卓越地掌管我的政策,每当我感谢军队时,就特别地想到您们三位。”

本文链接:http://meimeisyo.com/houbeibingyi/44.html